我快樂,主就快樂!

關於部落格
主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快樂!
  • 664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靈關顧>> 心得與回應 6-5

 台灣教牧心理研究院教牧諮商的指定用書:心靈關顧,修正基督徒的培育和輔導觀念<基道出版社> , 以下是我的作業...


第八章、第九章

1. 有一些人名或專有名詞, 之前沒聽過, 在下面做些註解:
P.172 桑德福(John Sanford
P.172 深蘊心理學 (depth psychology)
P.183 紐頓約翰 (John Newton) (常見翻譯為….約翰牛頓)
****P.172桑德福(John Sanford)(我認為應翻譯為…..桑福德…., 但查了很久, 結果都是桑德福夫婦, 主要研究的是內在醫治)

桑得福 夫婦
約翰桑得福牧師是廿世紀中葉神所興起,帶動[內在醫治與釋放事工]的全球先驅,其所著作的一系列書籍如<先知與代禱者><更新裡面的人><靈的禁錮與釋放><基督化家庭的恢復><醫治萬國>等,已成為這些年來,內在醫治釋放與啟示性禱告服事的重要參考著作。

一九七四年,桑得福牧師蒙召創辦[以利亞之家],展開啟示性禱告諮商,教育訓練,特會教導等內在醫治釋放事工,在全球各地恢復人與神,人與人,教會信徒與宗派間,及族群.文化.國家間的和好關係。
摘錄自靈糧供應站的網站http://www.bolbookstore.com/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9789575567026&Category=205965


****P.172 深蘊心理學 (depth psychology)

o 摘錄自http://www.tap.org.tw/eletter/mag063/album-2.html陳政雄(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主治醫師) (以下為佛教的理論)

一般心理學之後,再往深層的角度探索,就有深度心理學或深蘊心理學的出現,英文名稱為depth psychology。這一類別的心理學指的就是以弗洛伊德所提出的潛意識為基礎而發展出來的心理學科。在以精神分析為其名稱的深蘊心理學中,探討的是不為一般人所能輕易覺察的精神心理現象。

弗洛伊德曾在其著作中論述潛意識這一心識功能的實存性2,甚至對於竟然有人懷疑潛意識存在這一事實表示難以置信;同時他也認為潛意識的功能作用不同於意識,並不是意識的部分功能的指稱(當然,更不會是由意識再細分出來所形成3)。

在臨床實務上可以很清楚的區分,一般心理學與精神分析所指涉的對象是截然不同的,而如果以唯識的觀點來說,意根、末那識(潛意識)(即佛教的第七識)4與第六意識本來就是具有不同功能的兩個心。由此,我們也可以知道,在眼、耳、鼻、舌、身、意這六個識之外,把弗洛伊德所提出來的潛意識加進來之後,一個人就具有第七個了別功能的心識了。
繼弗洛伊德之後,榮格又提出了集體潛意識的理論,並且將集體潛意識與潛意識也做了區分,從兩者功能上明顯的差異來論述集體潛意識與潛意識之差異5。同樣的,在七個心識之外,我們再把榮格提出來的集體潛意識併進來計算的話,就可以瞭解一個事實:在心理學科的領域內,尤其是深蘊心理學這一個範疇,雖然沒有學者專家以明確的文字表達過一個人究竟有幾個心識,但其實從大家普遍接受潛意識及集體潛意識都可以對人的內在心理狀態產生實質的影響、也同樣都以潛意識及集體潛意識的探討及介入作為治療目標這兩點來看,心理諮商/治療師、精神分析師及精神科醫師等心理專業人員,其實也是「潛意識地」相信及接受每個人都具有八個不同功能的心識,只是他們自己並不知道而已。既然從心理學的觀點來看,人也具有八個心識,那是否還有第九個或第十個心呢?弗洛伊德在論述其發現潛意識的過程時,也曾提出類似的好奇,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是,自弗洛伊德之後,榮格提出集體潛意識以來到現在為止,西方心理學界並沒有學者再提出潛意識、集體潛意識之外的另一個有功能作用的心識理論。



*****P.183 紐頓約翰 (John Newton) (常見翻譯為….約翰牛頓)


我對這個人名有印象, 是來自電影「奇異恩典」。片中, 約翰牛頓牧師是男主角韋伯福斯的精神導師, 男主角是下議院議員, 男主角詢問約翰牛頓是否放棄政壇而去傳教, 約翰牛頓給男主角許多啟發,男主角也決定要繼續奉獻政壇。可見, 好的精神導師非常重要, 能用神的恩典牧養別人, 神並不認為福音工作以外的職業就不神聖, 每個工作都是神看重的。恩典真奇異!!


以下摘錄自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tw/%E7%BA%A6%E7%BF%B0%C2%B7%E7%89%9B%E9%A1%BF

1725724日,約翰·牛頓出生於英國倫敦,父親是從事地中海貿易的船長。母親是敬虔的基督徒,以基督教的信仰來教育他,為的是希望約翰·牛頓長大後能夠從事聖職,所以他從小就懂得背誦教會問答及許多以撒華滋的聖詩。母親在他七歲時就辭世,但對牛頓一生有極大無比的影響。

11歲開始,牛頓跟隨父親一起出海。牛頓曾和他父親共同出海6次直到1742年他父親退休。之後牛頓的父親打算讓他到牙買加的一個糖料種植園工作,但是牛頓的選擇是和一艘地中海商船簽約,繼續航海。1743年,在去看望朋友的途中,牛頓被俘虜並且被強制參加了皇家海軍。一開始牛頓被任命為「哈維奇」號的海軍准尉,但是牛頓試圖逃跑,結果沒有成功。在350名船員之前,牛頓光著膀子被捆在柵欄上接收鞭刑,同時被降級為普通水手[1]

「哈維奇」號航行到印度途中,牛頓被轉送給販奴船PegasusPegasus正向西非航行,用貨物交換黑奴,運往英格蘭和其他國家。在Pegasus號,牛頓依然不斷給船員製造麻煩。最後,Pegasus忍無可忍,將牛頓賣給西非的一個奴隸販子Amos Clowe,受盡虐待,一直到1748年,牛頓父親委託一位船長找到牛頓並將他營救出來。1750年牛頓和與他青梅竹馬的Mary Catlett結婚。

1748年牛頓隨商船Greyhound返回英格蘭,在這次航行中,牛頓經歷了一次的精神轉變。 Donegal海岸附近,商船遇到了嚴重的風暴,幾乎沉沒。牛頓半夜醒來時,船已經進水,此時牛頓大聲地向神呼喊。神奇的是,在牛頓呼喊之後,船上的貨物倒下來,恰巧堵住進水的洞,船隻轉危為安。牛頓深受震撼,開始轉向福音神學,閱讀聖經和其它宗教書籍。此後,牛頓不再褻瀆神明,戒掉了賭博、酗酒等惡習。但是後來牛頓認為,這次的精神轉變還不是真正的轉變。此後牛頓繼續從事販賣奴隸的生意,但是他開始同情奴隸。

1748年在牛頓一位父親的幫助下,牛頓成為販奴船Brownlow的大副,在西印度群島和幾內亞海岸之間往來販賣奴隸。期間牛頓生了一場重病,高燒不退,他終於徹底信奉基督教信仰,請求神完全接管他的命運。牛頓後來認為,這是他真正的精神轉變,最終獲得靈魂的安寧。
此後牛頓繼續販奴生意。1750年返回英格蘭後,牛頓作為船長,參加了Duke of Argyle(1750)African(1752–17531753–1754)的三次販奴航行。1754年,在一場嚴重的船員騷亂之後,牛頓放棄了販奴航海職業,但仍然繼續投資其他人的販奴生意。

1764年牛頓開始在聖公會擔任聖職,此後終身致力於反對蓄奴制度。當他請求任聖職之時,考試委員認為他不學無術而拒不受理,但經過倫敦主教詳細考驗之後,才發現他精通拉丁文及希臘文,並且滿腹經綸。他也是詩人,寫過多首感動人心的讚美詩。1807約翰·牛頓逝世,他為自己寫了一座墓誌銘:『約翰·牛頓牧師,從前是一個犯罪作惡、不信上帝的人,曾在非洲作奴隸之僕,但藉著救主耶穌基督的豐盛憐憫,得蒙保守並赦免,指派宣傳福音。』他曾交代後人,除此墓碑以外,其他的紀念物都不要,但他所寫的聖詩比任何紀念物具有不朽的價值,最有名的是奇異恩典[2]以外,還有數首詩歌流傳於世,如郇城歌(Glorious Things of Thee are Spoken) 2. 基督教的心靈關顧形式共分7種,我試著以自己信友堂受洗12年至今,同時在但以理學院(職場宣教學院)學習兩年,也同時在勞保局信望愛社10年的第一手經驗來談,讓我這個平信徒(文字事工、禱告信服事)來努力整理出這7種的特色。

1) 家庭和相互的心靈關顧:家人、靈友的關懷,是我最常接觸的形式。

2) 牧養關顧:我參加過幾次教會的醫院探訪事工、自己及親友住院時也接受過探訪。

3) 平信徒輔導:教會團契每一小組均有輔導, 他們不支薪, 也沒有被寫在週報上, 但我發覺他們都很委身, 很規律地出席團契活動、退修會、聚餐、探訪, 也很忠心與肢體交通代禱。

4) 基督徒輔導:我所在教會信友堂有教牧輔導中心,定期在教會成人主日學開設三個月的關懷與陪伴聖經中的婚姻家庭長者關顧聖經輔導輕鬆搞定青少年,也常舉辦自殺防治陪伴憂鬱症特教兒童關懷陪伴講座與課程。教牧輔導中心裏的成員,都受了許多神學、心理學、社工、精神醫學裝備才來服事,也有個人協談、婚前團體輔導、離婚人士群體輔導、特教孩子輔導……我想這是很棒的事工。

5) 牧養輔導:以前剛進信友堂這個大教會時,還不認識任何弟兄姐妹,受洗後,當年2003年團契主輔導黃達三牧師(現在已去台灣以外之處宣教)會主動邀請我們上周六早上的初信造就課,我也只好找我知道的康來昌牧師問問題,我個人跟這些牧師不熟,但我個人認為他們不太認識(甚至是有些排斥)心理學, 大部分也都是講聖經、泛泛的人生智慧、關心代禱, 我覺得這樣的服事對我而言也很有幫助, 也更多認識神的憐憫, 所以, 我也不認為牧者一定要懂心理學。

以下是我在基督教論壇報的文章:愛上愛錢的過程

2008年七月某個周五晚上十一點打電話到教會找牧師,報上自己的姓名後,請他給我五分鐘。

記得那個周五晚信友團契聚會時刻,康來昌牧師講到「不可操縱神」。剛好,我正在做一件事,好像在操縱神又好像沒有,所以團契結束回家後一直很不安,急著打電話詢問他。

我很急,可他偏偏剛好不行,因為他要趕著離開教會回家,而且隔兩天的周日早上講完主日講台後就要趕著出國,好一陣子不在台灣,沒法跟我對話。

<2000, 20000, 240000 >

回想2003年剛受洗沒多久時,教會的初信造就課程就教導了十一奉獻。聖經瑪拉基書310節:「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10分之1,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

2005年我進公家機關上班有穩定收入以後,就開始每月奉獻平均月收入的十分之一。

後來,有位姐妹跟我說,十一奉獻錢越多,上帝回饋得也越多。聖經裏,唯一准許人們試探神的一件事,就是十一奉獻。

2007年,我的月薪沒增加,但開始比去年每月多奉獻2000元。

2007年我就常在算,我每月多奉獻2000,代表我每月比現在多賺20000,也就是我2007年會比去年多賺240,000。每個月都在算那240,000是從哪兒生出來的。到了九月,我好像真的沒多賺那麼多,開始慌,但十月則來了一筆70000元,再加一點投資收入和年終,是有超過240000元。

<3000, 30000, 360000>

2007年底跟主講好,我在2008年每月比當奉獻的錢多奉獻3000元,那麼,我在2008年要多賺多少呢?

是的,360000
20086月,我找到房子外出租屋而居,享受某種時間空間安排的自主,但燒錢這件事,卻是不由自主!

大錢如押金、房租、筆電、數位相機、電鍋,中錢如垃圾筒、收納箱、鬧鐘、衛生紙、垃圾袋、餐具、洗衣粉,還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等等可積少成多的小錢,常讓我越記帳越心驚。本還想要添購電話、瓦斯爐......但才簽一年,有必要再添購嗎? 我真是想這些事想到頭!

跟上帝說:我不想每個月多3000元了,回到月入的十分之一就好了,跟自己說:妳怎麼可以不相信神呢?

跟自己說,妳在龜毛什麼?才差3000,妳就想跟上帝?約了嗎?妳的錢全部都是上帝給的!全部都是上帝給的!怕什麼!

還跟自己說:何必刻苦己身,不要多奉獻也沒關係,跟上帝講一聲就好了呀,上帝不是在跟妳斤斤計較的。

繼續跟自己說:奉獻是要甘心樂意,上帝不差妳這一點錢,妳到底是不是心甘情願的啊?

所以牧師說到「不要試探神」時,我真的忍不住要問他。他沒法子回答我就算了。

沒想到,牧師他出國當天的主日崇拜講道前主動來問我,周五晚要問他什麼,我跟他說了,他也回答了我,之後,才上台講他主日要講的道,然後飛出國。

牧師說:人的心思意念是很複雜的,我現在熱心回答妳的問題,可能是希望主報答我,讓我等一下講道講得順利點也不一定。 ......上帝是很慈愛的。妳要奉獻多少錢都沒關係,上帝的慈愛超過妳的想像,上帝給妳的福分不會因為這樣就變薄了。

反覆思量後,我還是每月多奉獻3000元。

2008年,神知道我已經不像年輕時那麼不在乎錢了,也的確那麼害怕住在外面會沒錢,而神卻透過康牧師的口鼓勵我,也真的讓我的年收入多過平常360000元以上。

<3000, 30000, 800000>

20091221日寫作此文的此刻,回想2009年月薪沒變,什一奉獻仍是每個月多3000元,但沒多出360000元的收入,反而是有一筆相關於800000元的祝福。

20092月,因為我在公家機關工作可以免保人貸款800000元,所以一位親友要我先借出800000元,她再分期還我。我當下一口答應,要她別憂心。

沒兩天,憂慮、怨恨、慌亂,同時爬上我的心。

憂慮的是,如果那位親友有狀況,我又剛好主動或被動地沒有收入可以還債,該怎麼辦?

怨恨那位親友,怨恨我自己,也怨恨要我借錢給那位親友的長輩。

答應貸款借錢後的一周,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口告訴她:「我沒有能力貸款借給妳,且聖經說不能借貸。」意外地是,她很平和地接受我的拒絕,我們至今還維持不錯的關係。

神在2009年守護了我的800000元,也讓我在界線的功課上有極大的成長。感謝神!
歲末年終,2010年開始了,我又要思考什一奉獻的金額了。神啊,賜我更多智慧和信心吧! <完>

6) 靈性指導:牧養輔導、心理治療均十分重視知識與洞見,靈性指導側重於深化信仰,有單向引導、雙向引導、小組引導。

作者認為,靈性指導是長期而深入的,要刻意經營。
我個人的經驗是:長期聽某牧師的講道、在某領域長期服事,較容易經營靈性指導。

7) 基督徒心理治療:我認識一位有躁鬱症的教會姐妹,她每周日都去找一位師母談話,那位師母似乎有社工、輔導、諮商證照,我想,這樣就叫基督徒心理治療吧!

8) 深切的心靈關顧:退修會形式,我相信會很有得著,就像洗了一場屬靈三溫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