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快樂,主就快樂!
關於部落格
主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快樂!
  • 686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

壹、前言

  現代人都講求效率、珍惜時間,為何要撥空讀這本《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The Gender Knot──unraveling our patriarchal legacy)》?
  
話說,從前從前,有一老一少兩位樵夫在山上砍柴。兩人工作時間一樣,老樵夫卻總比少年樵夫多砍了許多柴。這天,少年樵夫不甘心,下定決心要比老樵夫砍到更多柴。
  連著三天,少年樵夫都比老樵夫早上工、晚收工。收工時,少年樵夫特地到老樵夫家裏「坐坐」,「順便」探問老樵夫的工作成果。
  出乎少年樵夫意料之外,三天下來,他砍的柴仍然比老樵夫少。少年樵夫不理解其中原因,跟老樵夫請教工作秘訣。老樵夫向少年樵夫展示自己的斧頭,這斧頭刀面光亮、刀口銳利,反觀少年樵夫的斧頭,看來卻是暗暗鈍鈍的。
老樵夫說:「年輕人,我下工回家後,一定會保養斧頭。隔天工作時,不需太多時間與力氣,就可以砍到大量的柴。至於你,花了許多時間與力氣努力工作,卻沒有好好保養你的工具,以致於事倍功半。」
是的,這故事告訴我們,抓住要領、用對方法,才能真正解決問題,把事情做好。
同理,父權體制是如此巨大,從古至今深深地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造成各種形式的壓迫與性別間的不平等。生活在這巨大體制下的我們若是習焉不察,就只能讓諸般壓迫持續存在著。我們必須認識父權體制,去除各項壓迫,讓男女都享有實質平等的人權,才能讓社會更合乎公平正義,也更圓滿和諧。
閱讀《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The Gender Knot──unraveling our patriarchal legacy)就是在磨利斧頭,磨利一把砍倒父權千年巨樹的斧頭。
 
 
 
貳、本書介紹
一、作者:
Allan G. Johnson,白種人,中產階級異性戀男性,在1972年獲得美國密西根大學社會學博士,雖在社會上為優勢位階,但他對自己享有性別、階級以及種族特權有極為深刻的觀察以及反省。
他不只是一位學者,也是一位行動者,身兼社會學家、教育家、作家、演講者以及組織顧問等多重身分。多年來主要關注議題是特權、壓迫以及社會不公平。
二、特色:
1.寫作架構清楚:
本書寫作架構兼採鉅觀、微觀觀點,不僅對於父權體制的發展、定義、理論有清楚論述,並且,作者舉出許多親身經歷來說明父權體制如何在人們的生活中產生影響。
另外,本書也是很好的對抗父權體制的教戰守則,作者提供這數十年來實際對抗父權體制的經驗,讓讀者了解父權體制之後,更知道如何從淺入深地來撼動父權體制。
2.切入角度精準:
其實,某種程度來說,每個人都可以是性別專家,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於「男女如何大不同」的精闢說法,也都有自己對於性別平等的一套見解。
但就是因為市面上多半把「性別議題」侷限「兩性先天與後天的差異」、「女性如何在職場出頭天」的「廣義實用心理學」,更顯得此書切入角度的精準,因為,用社會學角度切入性別議題,才能夠鞭辟入裏地把問題講清楚,如前文所言地「能把斧頭磨利」,讓男女兩性清楚彼此不是對立的,而是在社會的大架構下要共同解決問題,相知相惜的。
 
3.譯者態度用心:
由五位台灣的社會學博士共同翻譯,文字準確流暢,且附註諸多關於華人世界的例證、台灣社會相關的事件及議題、台灣的性別相關網站及性別社會學書目,讓讀者能夠更貼近書中內文的脈絡,讀來能產生更高層次的互動與共鳴。
 
三、內容:
1. 父權體制是認同男性、男性支配、男性中心──
在政治、經濟、司法、宗教、教育、軍事、家庭內部等層面,具有權威的位置通常由男人占據。當一個女人進駐了這樣的權威位置,這女人會被拿來跟同一位置的男人相比。例如:大家關心焦點是「這位女性總統有沒有做得比男人好?」但卻很少人會檢視「這位男性總統會不會做得比女人好?」
在家庭中,「戶長」也大多是男人,但男人無法勝任「家務」工作,反而能維護他們優越的地位。(「那妳就去換尿布吧!我不在行這類的事情。」)
父權體制要壓制女人潛在的狂野,認為女人是被動的。因此,要求女人去除身上的毛髮、否認自己的分泌物,並且教導女人不能生氣或憤怒。在性交過程中,根深蒂固地刻板認為男人主動插入,女人被動接受,其實,女性的纖毛導引男性的精子進入體內,而且,女人的陰道壁肌肉具有極大的延展性,可以主動包覆並吸引男性的陰莖,並非父權體制以為地全然被動。
2. 「父權體制」不是「一群個人的集合體」
以「公司」為例,公司有著一群員工,但公司並不僅僅是一群員工的組合而已,我們說某個人在某公司工作,就是有套「東西」在影響他的經驗和行為。影響他的不僅是周遭的同事,並包含公司的營業目標、授權方式、對員工考核及敘薪……等各項體制運作方式。
例如,公司可能破產或倒閉,但員工卻不會因此破產或全然消失。相反地,每位員工都有可能會離職,但這並不意味著公司就會結束,還是有新成員可以進來遞補。
同理,「父權體制」也不僅僅是「一群男人與女人的集合體」而已,不管個別的男性有沒有壓迫性人格,曾否參與過反壓迫的活動,「父權體制」就是存在的。生活、成長於一個壓迫性社會中的人們,就會傾向於接受並認同這樣的壓迫,並認為這樣的社會生活是正常的。
既然「體制」不等同於「個人的集合體」,那麼,性別議題也不該只停留在心理學化或個人化;只看小時候和父母關係如何,或是只看兩性有那些與生俱來的差異,而不去分析整個父權體制社會,那就停留在見樹不見林的迷思,就好像要分析美國南北戰爭之後白人對黑人施以私刑,卻只分析這些施刑白人有何種人格特質,而不考慮種族壓迫的歷史讓人們對於如何相互對待產生的期待、認知以及判斷。
總之,「父權體制」不是個別的男人,譴責男性是無濟於事的。許多男人不知如何批判父權體制,因為他們忙著為自己辯護,要不就是忙著道歉。我們必須正確聚焦在整個社會如何生產並正當化特權這回事,才能產生實益,讓社會走向更公平正義的發展。
 
3. 女性主義是唯一能夠持續與父權制度對話的思想
「女性主義」有許多不同的思想方向與流派,而最普遍的「女性主義」定義是:一種批判性思維,思考「性別」以及「性別在社會生活中的位置」。
「女性主義」依其性質可區分為「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基進女性主義」、「社會主義女性主義」。
「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個人自由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關鍵;「基進女性主義」用歷史和社會的大架構來理解父權;「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則是用經濟的角度來理解父權。
以「女性就業集中在低階粉領工作」的現象為例,「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女人要有平等的升遷機會,「基進女性主義」認為幾位個別高階女性主管的產生沒有根本撼動整個社會的性別歧視,還是要用歷史和社會大架構來拆解父權,「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男人透過賺錢養家的角色、確保男性繼承財產權來控制女人,且資本主義下女人所經驗到的父權是與男人同工不同酬、職場性騷擾、無酬的家務勞動。
4. 拆除父權違建的行動
(1)積極充實自我:
 A. 去書店或圖書館閱讀相關書籍:
第一次修車或第一次出國旅行必須先閱讀一些資料,同樣地,要了解父權制度也必須好好地閱讀相關書籍。
許多人認為自己對性別的知識頗為豐富,但就像魚不知道水的存在,我們也最不會發現到社會的存在,或者是性別權力這類普遍存在的事。我們對性別的認識,常常因為受到父權體制的形塑而失真。
任何一個稍具規模的圖書館都會有許多女性主義的相關書籍,但因為大眾媒體和主流書店習慣性對性別壓迫視而不見,只談些「男女使用大腦的部位是否相同?」等無關特權的議題,所以我們可能要請圖書館館際合作,或是向書店特別訂購這類書籍。除此以外,我們還可以跟圖書館員或書店老闆表示,我們很吃驚為什麼這類重要而基本的書籍會在貴圖書館或貴書店缺貨,並強力建議他們多補充這類的書籍。
 B. 參加性別讀書會:
要找尋同伴,不要把眼光侷限在自己生活的小圈圈裏。父權和壓迫都不是個人問題,不能用個人方法來解決。
我們可以與人分享像這樣的一本書,或是參與這類的社團組織,或是寫信給你所喜愛的作者。總之,要和同道的人多多聯繫,使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在更大的脈絡下行動,我們會更有動力,而且事半功倍。
(2)發出聲音,讓人聽見:做任何你想做的,從最沒壓力的先開始。
A. 大聲說出父權體制四個字,讓人意識到父權體制的確存在。
B. 請附近的影音店不要提供色情產品。
C. 向傳遞性別歧視的媒體投書抗議。
D. 大聲主張工作中的性別平等。
E. 支持受暴女性庇護之家,參加這些團體的活動或擔任志工。
F. 定期或不定期地捐款支援性別平權團體。
G. 在工作場所、學校、政黨……要求並支持性騷擾防治政策。
H. 不屈服從眾壓力,對歧視笑話說不好笑。
I.向色情郵件說不,並回信告知將循法律途徑解決。
以上種種行動,不只是短期間為了女性好而已,也為了下一代的女性。
那男性呢?男性得到的長期好處更多了,因為,大部分男人不知道自己在父權控制的社會體系下成長著,為了迎合父權社會的價值觀,他們的情緒和精神生活被犠牲了,與他人的連結受限,在性方面也被扭曲了。
父權的確存在,而且不是任何一個人的錯。我們了解何為父權體制之後,更要責無旁貸地把拆解父權制度當成自己的責任,勇於行動;很少人會特別注意人類的苦難並放棄特權,但如果女人和男人一起來對抗父權,事情就會產生戲劇性的變化,女性主義者的作品就不再被輕看成女人對男人的怨言而已。
只要我們相信改變總會發生,不一定要在我們這一代,或許是我們下一代,甚至下下好幾代,但只要去做,就有意想不到的力量。
 
 
參、心得感想:
一、更愛我的爸爸媽媽
出生及成長都在台北的我,單身,除了出國旅遊或租屋時期,大部分人生時光與父母同住,我對爸媽在尊敬及感激之餘,曾經有一些心結。
我曾經不太認同自己父親以嚴峻言行表達關愛的冷面風格,以及他對於大小事情的強勢主導。至於媽媽,則是不太認同她過分重視禮節、避免衝突的好人性格,也覺得她不主動爭取自己權益是有些軟弱的。
在準備此次專書導讀的過程中,我看到了男人是怎樣的一種「有特權的受苦者」,男孩在成為男人的過程中,他們的情感表達、自我價值被整個社會集體地壓抑與扭曲,於是,我對爸爸的許多言行也就不再苛求,能用更體諒和寬厚的眼光來愛我的爸爸。
另外,導讀此書時也一併蒐集到了台灣民法親屬編的發展(如下表),讓我看到民國32年次的媽媽是成長於一個怎樣的社會背景,她又是多麼有智慧地在這樣對女性不友善的環境下努力快樂地生存著。
 
            民法親屬編發展過程
 
            法條主要內容
1948--1985
性別人權沈睡期
  妻子姓氏、財產都是丈夫的,以夫的住所為住所,婚前妻所有學歷證件均須因結婚冠夫姓而更改。
 
   小孩冠父姓、以父之住所為住所、離婚子女監護權歸夫。
 
加深父對子女之支配權,母無權將子女帶走。造成婚姻受暴婦女捨不得孩子,只有忍耐婚姻暴力。
  
妻的任何行為均須夫出具同意書。例如:妻雖有高薪,欲向銀行辦理貸款時,仍須夫出具同意書或當連帶保證人;妻做生意欲開甲存支票帳戶,須提出其夫之身分證影本;妻欲至公家機構擔任公職,須夫出具同意書,妻之人格喪失殆盡。
 
196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社會變遷快速,民法親屬編不合用,所以在1985年,政府主動修法。
1985至1990年
性別人權甦醒期
1985年政府主動修法,修正後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子 女冠父姓、子女以父之住所為住所、夫妻財產制均加上但書,惟但書無實益可言,此時期可謂「性別人權甦醒期」。
 
例如:民法第1002條規定,於原條文之本文後面增訂但書「但約定夫以妻之住所為住所,或妻以贅夫之住所為住所者,從其約定。」表面看來妻似有遷 居住自由,但若夫不同意,則無效。由於妻從夫居,若婚姻暴力發生時,目擊證人均為夫家人或夫家左鄰右舍,妻難取得支援,且一旦進入訴訟,夫家人容易同仇敵愾,左右鄰居也易因礙於與夫家之關係,不會挺身而出作證,無形中也助長婚姻暴力的發生。
 
1990年至今
性別人權翻騰期
80年代末,90年代初社會變遷快速,離婚率急遽上升,家暴層出不窮,單親家庭也面臨諸多問題,家庭經濟無從規劃等等,使才剛修正之民法親屬編充分暴露其缺失。
 
1990年民間婦女團體主動提出修法,並透過巡迴講座、公聽會、媒體、立委、十問大法官等各種管道與活動強力要求主導,終於,1998年立法院三讀通過第二階段部分修正條文,總統於同年6月17日公布施行,大致修正方向如下:
 
1、放寬旁系姻親不得結婚之限制
2、廢除相姦限制結婚之規定
3、廢除女子再婚時,待婚期間之規定
4、夫妻自由冠姓
5、子女姓氏由父母雙方共同約定
 
二、男女一起為性別平權努力
男人平均壽命比女人短、工作競爭強且壓力大、易受菸酒摧殘、退休後生活適應不易,男人真的有特權嗎?
從以上民法親屬編的發展看來,台灣男性是很明顯擁有特權的。好在民法親屬編逐步走向性別平權,且台灣整個公共政策朝向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持續邁進,在教育、經濟、法律、醫療及公共衛生、人力資源、托育……等各層面持續落實,讓台灣一步步地走向實質性別平權。
整個社會必須有這樣的共識,讓做丈夫的可以大方地請家庭照顧假、陪產假、育嬰津貼,這樣,太太在家庭場域中就不再一人孤軍奮戰,畢竟,好先生要共同擔負家中責任,否則,在父權制度的傳統下,若娘家、婆家一起對做太太的高度要求,先生又無共同分擔家事的概念,那麼,太太只能辛苦又委曲,先生也錯失了家庭之樂、育兒之樂的人生大樂。個人不樂、家庭不樂、社會也必然不樂,只會漸漸走回傳統父權體制對兩性壓抑扭曲、人權公義不彰、社會不和諧的老路。
  因著某些像本書作者Allan G. Johnson這類有志之士的努力,觀念改變了,制度改變了,大眾跟著受益。
前文提及的「民法親屬編」修改也是因著有志之士的努力而成功撼動父權體制的例子。民法1059條略以「父母於子女出生登記前,應以書面約定子女從父姓或母姓。未約定或約定不成者,於戶政事務所抽籤決定之。子女經出生登記後,於未成年前,得由父母以書面約定變更為父姓或母姓。子女已成年者,得變更為父姓或母姓。前二項之變更,各以一次為限。」
為什麼孩子跟爸爸姓或跟媽媽姓有那麼重要呢?
就以A先生、B小姐進入婚姻為例而言,社會大眾會在婚後叫B小姐為A太太,但是卻不會叫A先生為B先生。成為A太太的B小姐會開始拜A先生的祖先,但A先生卻不需要去拜B小姐家的祖先。他們生的小孩傳統上也理所當然姓A。明明就是兩人結婚,為何B小姐要變成A太太,生的小孩要姓A?因為,父權制度讓女人成為夫家傳宗接代的工具。
離婚後,B小姐若再嫁,跟A先生生的第一個小孩姓A,跟後夫(假定是C先生)生第二個小孩姓C,兩孩子雖然是同一個媽媽,卻有著不同的姓氏,可以想見「小孩跟爸爸姓」的社會體制讓孩子在學校承受了多少異樣的眼光。
因此,溫炳原、彭渰雯這一對社運夫妻堅持讓他們婚後在2009年所生的第一個孩子跟媽媽姓彭。整個事件,讓我們看到「改革」是多麼必要,又是多麼不容易。
60年次的彭渰雯,現職為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婦女新知基金會常務董事,曾任主婦聯盟執行秘書、記者、綠黨女性支黨部召集人,在1996年發起「搶攻男廁」運動,1998年參選台北市議員獲得一萬多票。2001年,彭渰雯和綠黨長期戰友、57年次的溫炳原結婚,其後赴美取得公共政策博士學位。
溫炳原的信念是要讓台灣與國際社會有更多環境議題的合作,也要讓本土草根民主的制度更加成熟。他畢業於台大城鄉所,曾任綠黨秘書長、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理事、國會助理。目前在高雄災區協助社區重建,是近年代表台灣綠黨參加國際綠黨年會的出席代表。他來自淳樸保守的高雄客家家族,當他告訴父母要讓小孩跟母姓時,父親反應不過來,母親強烈反對。老人家操心兒子被認為是入贅,家族會沒面子。
彭渰雯的父母也有意見。一開始父親可以接受,但母親大力反對,認為女兒會被別人說是壞媳婦,接著父親也一起反對。也就是說,這對夫妻面臨兩個家族的共同杯葛。
因此,出生一個月該報戶口時,小寶寶還沒有命名。最後,夫妻想了一個妙招,小孩單名「川」,平常就叫「彭川」,回溫炳原高雄老家時就加上爸爸的姓變成三個字「溫彭川」。
雖然寶寶名字的事情順利解決,但他們在生活上仍感受到諸多歧視與偏見。例如:爸爸帶小寶寶去看病填寫資料時,旁人看到父子不同姓,以為是非婚生子,馬上直接問「有沒有寫錯」?可想而知,在日常生活中,真正非婚生子要承受多麼複雜的社會壓力。
他們決定從小就告訴孩子:「有時候堅持理想,並不能讓人生比較順利,反而有許多衝突與挫折,但至少是我們自己的決定,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
這對夫妻同心於社會改革,在法律支持下都還備感壓力。可見,子女從母姓這項小革命,還有漫長的路途要走,也可見,如前文「拆除父權違建的行動」所言,男女一起為性別平權努力的結果不見得是短期內能看見的,但卻是非做不可。
 
三、女性已經不是次等公民?
在2010年舉辦的「國際婦女節百週年記者會」上,馬英九總統指出,從2007年聯合國發布的「婦女發展指數(GDI)」以及「婦女權利指數(GEM)」,台灣分別排名世界第20及22名,都是不錯的名次。也就是說,台灣婦女平均餘命82歲,受教育機會、就業參與率、所得和政治參與率也高,內閣女性比佔25%。
馬總統出席2010年9月24日「亞太婦女協會50周年年會」時表示,台灣目前現有國會議員人數112人,其中女性有33人,比率約30%。另外在高階公務人員方面,2009年女性政務人員為16.2%,簡任人員約為24.1%,比起1999年成長10.3及7.7個百分點。
或許從統計數字來看「女性是否真的影響行政決策」有些抽象,但民眾常在報章媒體見到女性官員發言並參與政策卻是不爭的事實,女性法政人員也的確是越來越多,這證明台灣女性的政策影響力確實成長了,是個好現象。
我們十分肯定政府在「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政策的用心執行,而「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也的確需要長期投入耕耘。因為,父權制度是盤根錯節的,難道您可以很肯定地回答:看似擁有平等權利的女性,真的已經不是次等公民了嗎?
「父權體制」常用女性的外表來貶低她的專業讓女性在資本主義中仍是被物化的次等公民。
例如:不少年輕女性參加選舉時以「正妹」形象搶攻媒體版面,雖然,政壇出現年輕有勁的「美女」代議士,某種程度算是台灣性別平權的成果。解嚴之後,特別是90年代中期之後,一些女性參政者成功地以年輕、美貌、高學歷的形象,獲得選民青睞,不像過去參政女性刻意「中性」或「無慾」,將女性特質降到最低,以免「專業性」遭到質疑,確實彰顯了女性參政者的多元性。
但是,過去女性直接被視為次等公民,被法令、制度、社會規範所打壓,今日看似擁有平等權利的女性,卻往往被另一種「美貌神話」的霸權所影響,被灌輸一種恐懼變「醜」、自我憎恨的黑暗情緒。美貌神話取代法律制度的壓迫,繼續控制女性。
「美貌神話」擁有資本龐大的時尚、美容、瘦身等產業為其物質基礎,更有根深蒂固的意識型態地位—日常生活中每一項關於「美女」的歌頌,都鞏固了「美貌的女性才有價值」的霸權論述。
    美麗是令人感動的。但是「正妹」等相關建構彰顯的不是每個人身上獨特的美麗,而是某種年齡、身材、長相的「標準化美貌」。因此這些口號看似流行新潮,說穿了還是落入資本主義父權的老套。「美貌」與「女性參政」的連結,除了鞏固整個社會的美貌神話,還對於女性參政者造成以下的負面效應:
    ◆參政女性(特別是打著「美女牌」出線的女性)要隨時接受「美貌」的檢視。但是容貌隨著年齡增長必定會改變,因而需要更多「維持成本」。不是靠著「美貌」出線的女性參政者,可能也不斷要容忍這種美貌檢視的騷擾。
    ◆參政女性成功克服外界「美貌」的檢視時(也就是持續保持她的「美貌」),她的專業表現可能持續被忽視、矮化,甚至造成「自我實現的預言」,連帶影響她本身在參政表現的主體穩定與自信。
    ◆其他擁有專業但不符合「標準規格美貌」的女性參政者,可能資源就被擠壓了。如果女性需要長成或裝扮成某種樣子才能當選並且受到肯定,那麼,女性一樣是次等公民。
    我們應意識到「美女參政者」背後矮化女性的意涵。自主進步的新世代男女,應當對於這種現象有所警惕,甚至如筆者在前文「拆除父權違建的行動」所提的,直接投書媒體,反擊社會刻意加諸的這種建構。
 
四、性別主流化實現普世價值
人權,是普世價值。
「藉由檢視並修改性別不平等的政策與法律,創造性別平等社會」的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是落實人權的根本方法。
台灣女性在就業、教育權益上獲得應有的平等,但台灣現代社會仍然是重男輕女,從1950年代以降的台灣出生人口來看,出生的第三個孩子多是男生。依據衛生署資料指出,正常的出生性別比(sex ratio at birth,出生時男性對女性之比值)為1.05至1.06,但在偏好男嬰的情況下,透過性別檢測技術會讓出生性別比偏高。臺灣的出生性別比近年大都在1.09以上,2004年曾高達1.11,2009年為10年來最低,仍高達1.08,居全球第9高,僅次於越南、中國、印度等國家。  
另外,長久下來,臺灣社會晚婚及不婚的趨勢,加上台灣女性人數少,每年東南亞或大陸有兩萬名以上的新移民新娘嫁到台灣來。這群女性本來是來幫助臺灣解決問題,卻往往遭到種族、文化、性別等多重歧視,使問題複雜化,也間接顯示臺灣人對於女性的友善以及生命的尊重度,恐怕有相當的改善空間。
再來看看聯合國近五年的人口統計,亞洲女嬰每一年被人工流產流掉的超過 1.6億。由此觀之,父權體制的重男輕女觀念不只導致女性人權受扭曲,甚而,讓女性最基本的生存權也沒有;只因為是女性,就斷定不值得被生出來,連帶地,社會是個有機體,男性及全人類的生存都會受影響。
試想,亞洲女嬰一年被人工流產流掉1.6億,那麼,數十年後,男性娶不到老婆,不只會發生一妻多夫的現象,甚至於人口走私、性犯罪也將層出不窮,造成人口、經濟、治安等多重亂象,全人類共同受害。
亞洲女性不受尊重,非洲的一些現象更是等而次之。
非洲傳統認為女性的外生殖器是邪惡的,割除女性的陰蒂,能保證女孩的純潔與貞潔,以及對丈夫的忠貞。於是,在父權制度的傳統、回教教義的大帽子下,成千上萬的非洲小女孩在7、8歲就被施以切除陰蒂的危險手術,由女性親友壓住小女孩,讓小女孩不得動彈,然後,由「鐵匠」階級的婦人操刀,用一片刮鬍刀進行,常造成化膿、發炎、血崩,甚至有性命危險。
在今日的法國,有超過60000個小女孩受過割禮。每年還有2百萬個女孩遭施割禮。全世界共有1億3千萬女性遭受過這種殘害。
雖然小女孩的父母親都知道這很殘忍危險,還是會讓自己的小女兒接受這樣的手術。為什麼?
如前文所言,生活、成長於一個壓迫性社會中的人們,就會傾向於接受並認同這樣的壓迫,並認為這樣的社會生活是正常的。
在大田出版社在2009年3月出版的《被切除的人生》一書中,作者卡蒂(Khady)七歲時親身經歷了割禮這場惡夢。她完成了小學學業,學會基本的法文讀寫後,13歲被安排嫁給大她20歲的法國遠房堂兄,她沒有權利拒絕,一切都是爸爸、爺爺安排的。
童年的割禮造成她婚姻中的每次行房都是痛楚,丈夫也不疼愛她,她沒有任何性愉悅可言,只是生小孩的工具;8年生5個小孩對她的身體造成極大的負擔,她若是避孕就會被毒打,丈夫不體會她生小孩的辛苦,懷疑她避孕的目的是想與人通姦。
移居法國多年後,卡蒂(Khady)意識到這項習俗有多麼野蠻,也後悔自己曾讓女兒受割禮的苦。於是她在世界各國奔走、疾呼、抗爭!
她希望:停止任何暴力!重視身體與心理尊嚴,不分男女!
她期待:這世界不再有小女孩因為任何傳統文化的名義而受害!
我們知道,世界各地有許多以政治力、社會風俗、宗教神明之名來傷害人體的陋習,這種造成特權、壓迫的父權制度,受害的不僅是古代的太監、女性纏足,不僅是前文提到被施以割除陰蒂的非洲小女孩,也包括了每一位去做人工處女膜、陽具入珠……的思想觀念受到父權制度毒害的現代人。
思想觀念很難改變,因著思想觀念而產生的行為也很難改變,於是,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就是一種必要的引導,引導社會走向資源合理分配,更能夠幫助民眾通往人權的普世價值。
 
 
肆、結語
本文除了介紹《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The Gender Knot──unraveling our patriarchal legacy)》一書的特色、內容,並闡述筆者的心得感想,另外,仍要在此呼應前言所稱「閱讀本書,就是在磨利斧頭,磨利一把砍倒父權千年巨樹的斧頭。」
    父權制度是如此盤根錯節,身處其中的每一個人體察到的恐怕都只是冰山一角,所幸,台灣在「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的政策推動上可謂是不遺餘力。就以筆者服務的「勞工保險局」及所屬主管機關「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為例,行政依據的「就業保險法」中的育嬰留職停薪津貼、「性別工作平等法」促進性別地位實質平等、「勞動基準法」中對女性勞工的保障……都符合「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 的精神。
    政府機關的天職就是在於迅速回應社會的潮流與需要,在大方向及小細節上滿足社會的整體發展。「專書閱讀」對於在公職體系服務的您我而言,怡情養性之餘,也實在是一種必要的在職進修。讓我們自我期許能透過閱讀來做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並樂於「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伍、參考資料
一、書籍
1.性別打結 拆除父權違建 (The Gender Knot──unraveling our patriarchal legacy)      Allan G. Johnson著,群學出版社出版
 
2.被切除的人生   卡蒂(Khady)著,大田出版社出版             
二、網站
心得:被切除的人生
 
2.http://cc.shu.edu.tw/~gndrshu/web/download/090601.doc
社運夫妻奮鬥一「生」
 
台灣嬰兒出生性別比嚴重失衡
 
民法親屬篇修法運動與台灣婦女人權之發展
 
三、報紙
1.2010年9月24     聯合晚報 馬總統:政院將設性別平等處
2.玉山週報第48期                        美女刺客的性別意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