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快樂,主就快樂!
關於部落格
主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快樂!
  • 68798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游游游......遊遊遊........

2000320 在羅浮宮,我泛出一大朵幸福的微笑  ^_^

 羅浮宮博物館,這樣一個典藏中古到十九世紀三萬件藝術品的寶庫,從外到裏,完全地震懾了我!

 羅浮宮的建築外觀是這樣的:和羅浮宮互通的三個展館都是古典的石雕建築,灰灰地高立著。三幢展館圍出的廣場正中央,立著兩座透明質材的金字塔;大金字塔是羅浮宮的主要出口。廣場上另有三座噴水池,讓往來旅客在池邊佇足歇息。

  雖然,前衛閃亮的透明金字塔仍有濃濃的埃及風,但其現代感和四周厚實的石頭建築乍看下很不協調,像是兩個誤溶的時空,結合出一種怪異的大膽美。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在西元2000年的羅浮宮噴水池裏躍出來一個女孩,穿著古典的衣服,操著奇怪的口音,說她是從西元前幾百年的埃及而來,在時光漩流中,迷濛可見一個閃閃發亮的金字塔,奮力往金字塔方向游,所以,才出現在這裏。那麼,我不會對這件事過於意外,甚至希望自己就是女主角呢!呵!

 羅浮宮的外觀使我迷醉許久,裏頭又是怎樣的光景呢?

 走進羅浮宮裏,和中古世紀的護城河遺跡、文藝復興時期《蒙娜麗莎》、世界各地的老少遊客共存於同一時空,就像在時光隧道裏穿梭遊覽,每一個當下,都讓我因心神恍惚而目瞪口呆。

 往窗外望去,左顧、右盼,都是滿滿的歷史感。

 右邊窗外是千百年淌流不息的塞納河、不遠處有超前衛藝術中心龐畢度;左邊窗外是紀念拿破崙戰役勝利的騎兵凱旋門、往前直走可抵達更宏偉的正牌凱旋門。凱旋門,讓我想到拿破崙,也想到安葬在這裏的雨果以及一次大戰的無名士兵……

 在這樣左顧右盼的冥想中,在滿溢歷史感的幸福裏,自忖何德何能的我,在享受之餘,嘴角不禁上揚,泛出一大朵微笑!

 

 

 200041   才下飛機 卻揉眼睛   @_@

 機場,有些像漫畫《小叮噹》裏的任意門,讓人在不同地點間遊移切換。我就像所有其它的旅人一樣,因著這現實世界的任意門,遨遊世界。

 廿幾個小時前的我,還沈浸在巴黎的古典浪漫與時髦前衛,現在,就已經身在台北市熟悉的街道上。

 新生南路上遍插的宣傳旗幟上寫著:達文西特展、蒙娜麗莎……之類的文字。

 我身雖在台,心仍在法,羅浮宮鎮宮之寶《蒙娜麗莎》的微笑倩影,還在我心神縈繞,卻眼見台北街頭飄揚著特展旗幟,說是《蒙娜麗莎》要從巴黎笑到台北來了?我頓生時空重疊的錯亂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愚人節的玩笑吧!古人是「才下眉頭 卻上心頭」,我則是「才下飛機 卻揉眼睛」

 200057 如同躍出水池,穿越時空的漩渦 ~%~~~~~~~

 在涼爽的周日黃昏,趕著去台北歷史博物館參觀最後一天的達文西特展。

 雖然,史博館展出的多半是仿作,不是達文西的真跡,但展覽帶動的人潮及聲勢仍十分可觀。世界不同民族的賞畫雅客都是有默契的吧?否則,法國的羅浮宮及台灣的史博館內,密密麻麻的遊移人群,怎會都被吸聚在《蒙娜麗莎》的微笑前呢? 

 我分不出真跡和仿作的不同,只是再次感受到藝術的力量,以及,再次回想起那個目瞪口呆、震懾於時空交錯的歷史感的我──

在史博館,

在台北街頭,

在古老又前衛的巴黎羅浮宮。

 我想我已經成為自己幻想中的,穿越時空漩渦,從羅浮宮外水池躍出的女孩了!

 2000528           法語旁白的國台語影音 ><

 回想起兩個月前的法國之旅,印象最深的,還是那種「生活和歷史結合」的厚實感受。

 不消說,羅浮宮、凱旋門等勝地自然交貼出多層次時空,但就算普普通通的一幢巴黎街頭建築,平民老百姓住的石造樓的外觀也常刻著1902  Architecte xxxxx 等字樣,提醒人們這建築何時完成、何人設計。

  街頭滿眼可見這樣的建築,彷彿透著身上刻字,喑啞地說:我可是上了年紀的,比你奶奶爺爺還長了好幾歲喲!

 走在巴黎,我真切地感受到:歷史,不是陳舊的同義詞,不是書本裏無意義的內容,而是一股流動前移的生命力;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從法國大革命到兩次世界大戰,從黛妃在巴黎香消玉殞的車禍地點,到世紀末盛事的世界盃足球賽……

 在巴黎街頭閒晃的我,思緒又在時空渦流裏快樂浮沈時,猛然被個不熟悉的語言給打斷,拉進最當下的時空;路邊一位友善而熱情的猶太人打斷了我的思緒,和我聊起了他所知道的台灣,還支持我們加入聯合國。

 “HelloWhere are you from? ”

“ I am from Taiwan .”

“Oh, I know. I agree you to enter the United Nation……”

 沒多久,我就在法國電視新聞裏,看到台灣總統大選後的相關報導。畫面是我熟悉的台灣人民及政治人物們,或激情或理性,有台語有國語;看到法語旁白的台灣新聞影音揉著一些國台語時,我錯愕!

 對我這個異鄉旅客來說,巴黎生活的每一個現在,都是流動前移的歷史。歷史,成了人、事、時、地、物的組合遊戲,如乾坤大挪移一般。

 更精確地說,在巴黎,「歷史」不僅是名詞,更是從古到今都不止歇的現在進行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