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我快樂,主就快樂!
關於部落格
主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快樂!
  • 6925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寫了就死定了

 我們探訪原住民的故鄉,不是去看表面的載歌載舞,而是生活在山裏--自然而原始的生活。

 

 

時間

 

1998.9/11()  9/12()  9/13()

 

行程

 

9/11  1900--0000  公網會從台北出發 ,夜宿台中

 

 

9/12  0800       至南投雙龍國小與人子會合

 

 

     0900--1200  爬山至五里亭

 

 

     1200--1520  餐後爬山,五里亭至巴斯庫拉  

 

 

     1520--      紮營,用餐,歌唱,分享  

 

 

9/13  0900--0930  溯溪後,爬山路至阿順伯家

 

 

     1100—1600  爬山,然後坐20分鐘車回國小

 

 

     1630--1930  和人子道別,至台中和老大吃飯

 

 

     2030--      回台北

 

人數

 

57(公網會8人以及Tiggy,雙龍國小3位老師,       46)

 

 

  雖然走得兩腿痠痛、手臂被芒草割了幾道,卻深覺不虛此行,因為,大自然使人愉快,溯溪尤其讓我精神百倍,而且,看到雙龍國小把原住民教育落實在生活中、人子獨特的服務型態、新生的公網會正在萌芽,容或前方的路還很長,但單是看到「真誠的努力」,就讓人愉快!

 

 

  一行57人中,我除了看到Tiggy「狗腿」的毅力,也觀察到這兩位特殊人物……

 

 

原住民教育的先行者   楊元享 老師

 

 「讓孩子從小習慣兩種語言。」這可不是兒童美語班的廣告,而是雙龍國小的教育理念。

 

 

 雙龍國小校園有著濃濃的原住民風,教室也很特別,寫的不是幾年幾班,而是拉扶朗村、加興端村……,並舉辦村長選舉,潛移默化地培養孩子的鄉土認同。 

 

 

 校園布農化是 楊元享 老師的目標,他還把這個理想推廣到雙龍社區,所以,在社區街道上,處處可見布農色彩的浮雕和編織;社區布農化讓人產生族群的自我認同,並且對口傳文學的復興極為有益。

 

 

 「街上雕刻的布農神話,是老人們說故事給小朋友聽的體裁,老人在說故事的同時,彷彿主角就是自己,小朋友也會感受到這種氣氛,這樣一來,口傳文學就會自然地傳下去。把故事寫在書上,是一種最簡單的方式,但是那就完了,口傳文學就死了。」 老師講到口傳文學,興緻十分高昂,一邊喝金線蓮酒,一邊拿空的小果涷杯來盛酒請大家喝,不拘小節,但求盡興。

 

 

  老師之前從事的是特殊教育,七年前來到雙龍國小,投身原住民教育;他遺憾渺小的人類在大自然前不夠敬崇感恩,也有感於布農族的原始敬天。

 

 

 「布農族重視和諧,唱歌不分部,且所有投票要100%通過,否則重新來過,另外,他們非常樸實,衣服沒有紋飾花邊,日常用品也不加雕刻裝飾,可說是最重視和諧自然的原住民族群。」

 

 

  喜愛自然,對於布農族的原住民有一分使命感,縱使前方需使力開路,也樂觀開朗。--這就是我看到的楊元享老師。

 

  

 

山中四十載 神農阿順伯

 

 

  在暮色中、夜光下、晨曦裏,只見阿順伯與楊老師同行,溯溪至營地;在光的照耀下,他整個人的大腿以下都在溪中,緩緩而行,恍若從世界另一端降臨而來!

 

 

  「阿順伯,你有沒有遇過黑熊?」「阿順伯,你去採草藥時,遇到過什麼危險?」周六夜,阿順伯在營火邊,講述他這些年來的山中生活。他親切的台灣國語,前所未聞的生活型態,使得好奇的聽眾們紛紛發問。

 

 

 59歲的阿順伯,出生於南投魚池鄉,在南投山區住了四十年,以採草藥維生,17年前向林務局申請一塊地,自己蓋了個竹屋,去年又在附近建了另一幢。平常陪伴他的,就是狗、貓、藥草、收音機,以及廣袤無垠的山。

 

 

  小時候,他體弱的祖母常上山採草藥,並把小孫子帶在身邊,教他許多藥草的常識。他的父親也會要兒子們採草藥賺錢。小學畢業後,他就在林務局打工,對他而言,山中生活再自然不過,藥草也跟好朋友一樣,所以,退伍後,他選擇待在山裏,一待就是四十年。

 

 

 「去山裏一待就是一兩個月,帶著背包、火種、米、鍋子、山刀就出發了,晚上在柴火邊睡覺,冷了就翻身。」睡得斷斷續續的阿順伯,第二天仍精神抖擻,更奇的是,他在山上從不會迷路,根本不需指北針,但一到市區就找不到路了!

 

 

 找草藥必須披荊斬棘,不能只在現成的山路上找,而且要有神農嚐百草的精神。他有時試吃草藥吃到下痢,就吃另一種來醫到好,甚至不小心在山裏鋸到自己的大腿,傷口有20公分長,也是靠自己的草藥來救命的。 

 

 

  周六晚會隔天,大家溯溪後爬山到阿順伯的家;光著腳,捲起褲管,一手拎著鞋,另一手拉緊伙伴以免被水沖倒;早晨的睡意被冰涼的水流捲走,代之而起的是探訪山居的興味盎然! 

 

 

 竹屋是阿順伯自己搭的,寬敞涼快,裏面有好多藥酒,還有他自製的蚊香、照明設備。你知道嗎?在大容器中盛水,水和小容器中的電火石起化學作用,產生的氣體充滿了容器的長管子,此時,在管上點火,就可持續照明了。房子沒燈,這是他自家的照明秘方,不賴吧!

 

 

 「如果肝不好要喝什麼藥酒?」「女性氣血不足呢?」大家看到屋裏的藥酒,把握機會問阿順伯相關問題,阿順伯也請大家飲酒,有些人甚至跟他買了好幾罐帶回家--這也算是此行的另一個收獲吧!

 

 

                         --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